执灯照金粉,提剑杀红尘。

[全职/叶王]千人一面

*一小段吴方。吴雪峰X方士谦。不能接受无视。


他俩有种不可说的默契。
拿眼下来讲,隔着中国大地千里距离,叶修在QQ上给王杰希发了个叼烟的表情。“大眼儿啊。”他熟练调试笔记本的屏幕亮度,点开SAI修图,准备工作一气呵成,等待王杰希那句清清冷冷的回复,连他即将回什么都知道,“有事?”
荣耀作者群里正不可开交,拼字的催稿的相互嘲讽的,或可用鸡飞狗跳来形容。黄少天不失本色用一长串文字泡把周泽楷炸出来,要跟他比限时速涂,被周泽楷干脆利落一个不字挡了回去,不爽得跳脚,正在聊天界面上叽叽喳喳。鼠标滚轮滑到最上,王杰希一路浏览下来,嘴角含着点笑,艾特了索克萨尔,后头跟一句话,“来拼字?”
那厢黄少天立刻转火,一边喊着“王大眼儿你不厚道啊来来来我跟你拼哎不对啊你是文手我是画师比什么比总之你不要欺负文州”balabala的话,一边把那行字刷上去,中间夹了喻文州一句话,也是慢悠悠的,看穿他那句属于随口之言,“不了。”
王杰希一边切换窗口一边还在笑,叶修适时回话,还怕给淹没在各种责编约稿信息里,一条窗口抖动弹进他视线,“没啥,就是有点儿想你。”
这大概不能算作情话。王杰希眉弯一扬,不至于为这句而红了脸,慢慢敲进去几个字,“那就来B市。”
一分钟后黑色字体跳上聊天界面,是叶修一目了然的语气,“哎哟,杰希大神给报销车票我就来啊。”
“坐飞机来吧,我报销。”王杰希索性也壕一把,发完了这一句就窝在转椅里闭目养神。他放松得很,手头的稿昨天刚截,校对排版,联系印场,宣传发售,全数交付责编去做,一概安排得井井有条,条条框框总结下来反而是他最闲。故此有一分闲情逸致跟叶修打趣,权当是成全他自己一点私心。上回联盟在北京开过作者交流会以后,差不多有小半年没见了,异地恋流程他俩驾轻就熟,偶尔也得有点调剂的佐料。譬如叶修的称呼,王杰希的一两句言谈,那都是技术宅眼里的情趣。
叶修在那头慢吞吞地呵呵一声。自然是玩笑,他在心里的小本儿里记上一笔,将王氏冷幽默跟变相勾引划了等号。

不免说到稿子,叶修早看到他昨天打的那句End,下头跟着追文的姑娘们一排撒花。这边感慨王杰希总算得空,听他对于接下来约稿如山的小小抱怨;另一边想起自个儿的死线,数位板就搁在手边,聊着聊着来了灵感,压感笔在手里转来转去总算有了用武之地,就着那会儿灵光一闪赶紧添上数笔。这一来不免弧长,好在王杰希也习惯这相处模式,登了荣耀联盟的文网漫不经心看点评。
他这回的长篇用了个风味儿十足的名字,叫千人一面。切题周到,字句里有日常的影子。不提旁人,王杰希唯独对叶修从来另眼相待,毫不避讳,心脏那点门道不能用在恋人身上,何况叶修比他更心脏。大概是此番回忆旧事,连带着多了几分恻隐之心,仁慈给个HE,哄得一群小姑娘妥妥地给他点赞。
此刻王杰希拿手肘支在写字台上,滚轮漫不经心滑动,在一群“王不留行大大我要给你生猴子”的摇旗呐喊里看到一句话。
大约是品评他的文风。说王不留行的书每本都有收藏,算是她最喜欢的文手之一,行文流畅,思路别出心裁,情节跌宕起伏,但总是收梢在刚刚好的地方,多一分是添了累赘,少一分是没了回味。最后她讲,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六七年前王不留行刚动笔的时候,因为文风奇诡被称作魔术师,改变文风以后虽然依旧看得放不下书,但总还是怀念最初的那支生花妙笔。炸得数十个老粉出来认亲,在楼中楼聊得开心。
王杰希自己记得特别清楚。那称呼是一位前辈给他的,荣耀作者群里的战友,搞活动时联过一篇文,意外的顺畅,在这个腐女横行的文网上被姑娘们自发自动凑了个CP,防风X王不留行,那篇古风文《剪灯夜语》也被奉为此党派经典,不厌其烦地拿来挂,CP墙头彩旗飘飘。后来方士谦封笔跑国外当了自由摄影师,这股余热才慢慢消下去。
其实他俩是真没什么,不过是节奏很搭,少了文手里前后辈这层关系也能聊天说话,或者约出来喝杯咖啡。
想到这一茬他便笑着摇头感叹,方士谦说封笔便当真再不写文,换个职业照样逍遥,听说日前跟身在美国的吴雪峰搞上了,微博上互动频繁,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俩在一起似的乱放闪光弹。群里提到就一片哀嚎,由黄少天带领的FFF团嚷着“烧烧烧”举起火把,不忘顺手艾特两位当事人,据方士谦说他早就屏了群,吴雪峰一个人把话题兜得稳稳当当,收获一大捧羡慕嫉妒恨的眼神。
方士谦是真正洒脱,不像叶修——他是少有的图文兼修,当初跟荣耀联盟下属嘉世中文网闹了点问题,封笔将近一年半,重新回来时便专职画图。他文笔好,绘图也是一等一的舒服,固然做文手时有个坑文成瘾的名声在外远播,转了画手后照样有人追着给他每张图投票,无论草稿流还是认认真真的成图,一张不落。
叶修曾经跟他笑,说是以后碰见这样的妹子就娶了吧,那得多执着啊。那会儿是作者交流会中场休息,王杰希瞥一眼手上署名一叶之秋的书,算是叶修作为文手的封笔之作,嘉世专门出了本烫金外壳的特典,趁最后机会大捞一笔。手指摩挲着外壳,他露了个浅淡的笑,大小眼看人时里面多少带了探究。
“是啊,”他轻描淡写地说,一边靠回椅背,“就是不知道叶神能不能把取向掰回来呢。”
糟,这是真没想到。他能一句话呛得王杰希哑口无言,对方也自然能用一句话堵他个措手不及。
眼下叶修就处于措手不及的状态,掐了手里的烟,他坐到王杰希身边,“哪儿能呢。”他说这句时就是自己的味道,联盟里爱说这句的不少,倘若让喻文州来重复,那必定是温柔轻软如云浮抓挠不着的,换了叶修则带了一股与生俱来的懒洋洋味道。
王杰希偏就喜欢这种风情。

叶修涂了两笔,转而去看人设,昨天责编来找他约稿,知道他懒,一向能推则推,上来扔个重磅炸弹,说是王不留行的新书,请他锦上添花一下。
“《千人一面》啊?”他挑眉,似笑非笑地发一行字,心里默默给王杰希比了个赞。壮哉杰希大神,截稿够快的。
责编不知道他俩之间那点事儿,就点头,问他意下如何。这两位都是实质低调的人,看着熟络却不沾暧昧,仅仅几位好友明白个中关系,那就行了。
“成。”他痛快接下。编辑没想到他此番如此干脆,颇有点受宠若惊的意思,跟他说了交稿死线,怕他嫌期限太短,还斟酌着发来一句“要是赶不及,缓两天也行。”
“来得及来得及。”叶修叼着烟自个儿乐,关了窗口转头就放下手里的活,先着手开始画《千人一面》的封面。他没告诉王杰希,现在按捺着心里那点蠢蠢欲动,暗搓搓戳着王杰希那个小扫把的头像发了张图过去。
“嗯?”王杰希的回复来得很快,看着显示屏自己琢磨,觉得场景有点熟悉,点开了word下拉到最后一章,似乎明白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叶修给他的那张图很清爽,以灰为主色调,粗略描画了数张人脸,大差不差,粗略看来一个模子里刻的,应和他书名千人一面,下面还歪七扭八标了一行字,说陌生人恐惧症请谨慎使用。他扑哧一声笑出来,点开对话框,“这回我书封面是约了你的稿?”
“这不显而易见,”叶修咧嘴,“怎么样,有没有感到一点荣幸啊?”
王杰希早就习惯了他这行径,一句话轻巧回敬,“只有一点。”

***
等到书发行那天他去西单图书大厦做签售,雪白扉页上流畅的王不留行四个字,应小姑娘们的要求还多签了几行CP搭伙一类的话,等到队伍过了三分之一,有个人递书过来,手指修长,指节处有薄薄的茧,也不说话,仿佛就是个沉默的饭。王杰希想到什么,就抬头,叶修指间夹着根未点燃的烟冲他笑笑。
王杰希不动声色,在王不留行上面大片空白里签了“君莫笑”三个字。

他把书合上递还给叶修的时候突然想起这篇文章的结尾。
“他们俩隔着长廊对视,俱是西装革履少年英才,手里一沓简历精致漂亮,越过千万人的距离,目光相接。”
“人心里总要有一个与众不同的影像,高矮胖瘦美貌与否皆可抛开不谈,最开始的那个人,才是最重要的。哪怕千人一面,也不会错认。”

Fin.

评论(9)
热度(80)

© 小甜饼1号 | Powered by LOFTER